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美姬主播-吴依洁】【作者:shisu1235】
【美姬主播-吴依洁】【作者:shisu1235】
字数:87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虽然大家都说结了婚后或生完小孩会是女人最幸福的,但所谓的幸福应该也包括了性福在内,大概是以前的人都比较保守吧,所以都不提起这所谓的夫妻幸福的重要要素。

  对镜独照,将长长的秀发盘起,露出了雪白的颈部,从镜中的倒影,如今将近三十岁的面容却是羨煞众人地与二十出头时没有什么差异,有的也只不过是多了一份孤独,少了一份活泼。

  懒梳容,只因如今的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被镁光灯聚焦的那五姬中其中之一或是受人追捧的人气美女主播,现在的自己只是一名人妻、一个贵妇和一个经常独守空房的女人。

  本来说好的一切都因为事局的改变而产生了偏差,丈夫变成了经常因为工作上的需求而不在家的企业家,说好的每一晚都会回来的计画如今早已经在声声句句的抱歉中被淡忘,晚上有的,也不过就只有各种喇叭传出的声音的陪伴。
  只稍微上了点淡妆,将红色的蕾丝睡衣换成一件简单的T- SHIRT和牛仔长裤,将头发放了下来,站起身离开了化妆台,仅仅只是这样看起来简单轻松的家常打扮,却因为穿的人的本身散发绝对的光采,而令这样的打扮变成了女神级的装扮。

  从冰箱里拿出昨晚排了半个小时的队才买到的手工养生吐司,吃了两三块再配一杯咖啡机沖出来的义式浓缩咖啡也就感觉差不多算是一顿简单的早餐了。
  坐在餐厅上,心想:「天啊,这种日子我还要过多久啊?以前虽也不是那种多么热闹的人生,但也至少算是有趣,也许当时毅然决定从主播台退下来投入家庭这个决定实在是下的太快了,当然不是因为没钱,但这样的生活,我实在也忍受不了」

  滑着手机,也许是上天的安排,也或是命运的巧合,更或许是命中注定的,本来是要按网路的APP却意外手残地按到通讯录,而偏偏当自己发现自己按错的时候,映入眼帘的第一个人名竟意外的是最让吴依洁不愿意面对、不愿意想到,但同时偏偏也是至今还是魂牵梦萦、时不时就会莫名想起的人,每当夜深人静、独一人躺在床上的时候,那个人总会从记忆的深处跳出来。

  「喂」等吴依洁自己从记忆中跳回到现实时,电话那头已经传出了一声令她心跳加速地熟悉声音。

  「喂」又是一声,吴依洁看着手机萤幕,却不敢做声,心中想要再重拾过往的心情随着通话时间的秒数增加在越来越膨胀。

  终究还是理性赢了,吴依洁挂断了电话,颓丧地坐在椅子上,看着亮着的手机萤幕,吴依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想要的终究还是只是想要」吴依洁喃喃自语道。

  但那两声还是在吴依洁脑中产生了巨大的化学变化,不由自主的吴依洁有了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过的感觉。

  想要、很想要、非常想要、极度的想要。

  吴依洁拿起昨天晚上就放在桌上的没有被用过的汤匙,一拿起来,便想起昨晚本来兴高采烈地以为老公会回来一起吃一顿晚餐,结果没想到餐具都摆了,却接到因为临时有客人不能回来的消息,让一整个晚上从本来的好心情瞬间荡到谷底。

  「老公,这是你逼我的」吴依洁心里想。

  将汤匙放入嘴中,吴依洁闭上眼睛,将嘴中的汤匙想像成已经许久未见的老公的阳具,一幻想,吴依洁那在新闻界打滚过的本能反应便立即出现,嘴巴里的那条红舌头立刻缠绕住汤匙,表情妖娆地令人感到吃惊。

  将汤匙把柄向下拉,微睁的大眼流露出诱惑,舌头将汤匙往外推,而红唇则将把舌头含住,汤匙上头沾着了吴依洁的唾液,在窗边晒进的阳光反射下,吴依洁的表情一览无遗地映在汤匙表面上。

  本来空闲的右手也渐渐忍不住寂寞,往双腿之间移动,刚开始还是有点害羞的只针对大腿内侧做摩擦,然而吴依洁早已经不是当年还懵懂未知的清纯少女,虽然短暂,但却不比任何一位人气主播来的少的经验让吴依洁很快的就想要更进一步的被刺激。

  隔着牛仔裤,吴依洁的手指已经精准地按在自己敏感的阴蒂上,大概是太久了,太久没有惊心动魄的感觉,让吴依洁这么一按,就像被好几万伏特的电流电击过一般的全身抽蓄,咬着汤匙,发出一声淒厉却令人动容不已的叫声:「痾……」

  「老公……痾嗯……好想要嗯……嗯嗯嗯嗯嗯痾……」

  心里百转千回地叫着,吴依洁想像着老公正轻柔的抚摸着自己地秀颈,有点痒但更多的是疗癒,吴依洁吐着娇息:「嗯哼……嗯嗯嗯嗯……哼哼哼哼……嗯哼……呜……」

  老公的手缓缓的往下掉落,掉落到了吴依洁那对32C的美乳上,淫欲让吴依洁感觉到那双本来不存在的手却是如此的真实。

  「哼哼哼哼哼……老公……嗯嗯嗯呜呜呜呜呜呜呜……好舒服啊……痾嗯痾痾痾啊……好舒服啊……抓的我好舒服啊……别停啊……」

  吴依洁放在双脚间的手快速按压着,也许正因为是隔着牛仔裤的拉链,和以往经历过的一切手淫或按摩刺激都是如此地截然不同。

  没有了矜持,吴依洁已经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要矜持的理由,她只知道:「反正在这里也只有我一个人而已,老公不疼我,我至少还能疼一下我自己」

  单手都能让扣在背后的胸罩被解开,单手松裤头更是对吴依洁来说是易如反掌之事,一下子就松开了牛仔裤,丝质的鹅黄色三角裤一露出来,要是有男人在,那这一瞬间肯定会令那男人甘愿败导在吴依洁跟前,而那件鹅黄色的三角裤更加衬托出吴依洁那雪白的肌肤。

  「哼哼哼哼嗯……老公……我的好老公……嗯啊嗯嗯嗯嗯……你看啊……依洁在……在自慰啊在手淫啊痾痾痾痾痾……喔……」

  让本来没有用到的手指头来将内裤勾起,吴依洁熟练地将手指头插进早已经受不了空虚的花穴中,这一插进去,吴依洁顿时领悟为什么自己那个时候会有一个晚上被十个男人压在床上的操干的情形,原来自己的阴道是这么狭小,而且就像是捕蝇草一样瞬间就会圈住插入物,吴依洁自己也吓了一跳。

  「不行了啊……不行了痾痾痾痾痾痾……老公啊……痾痾……亲哥哥……哥哥……干死依洁了啊……喔呜喔呜喔呜……」

  手指抽插的速度加快,吴依洁感觉到连绵的快感,而在同时,嘴中的汤匙俨然也成了另外一根肉棒,将吴依洁的嘴当作另外一个肉穴般的冲撞着。

  手指上沾满了淫水,甚至在进出间还溅了出来,椅子上班斑水迹就像是昨晚听到噩耗时吴依洁那散落了一地的心,同时也是吴怡洁对她老公的报复。

  「喔喔喔喔喔痾……天啊……要受不了了啊……亲哥哥……好哥哥……依洁要爽翻了啊……痾痾痾……好久没见到你了啊……痾……好想你啊……啊啊啊啊……」

  然而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吴依洁脑中的老公形象正在改变,先是扭曲成一团黑影,接着又旋转成一个令吴依洁再不少孤寂的夜晚会不由自主想起的男人的脸,中天新闻导播壮壮的脸。

  「干死我了啊……痾痾痾痾……好哥哥……依洁想你了啊……想你的大鸡巴……痾嗯呜呜嗯……哼哼哼呜……肏……肏……啊……高潮了啊……」

  壮壮的壮屌深入一插,尖锐的头直直顶住吴依洁的花心,吴依洁本来踩在地上的双脚立刻跳了起来,吴依洁用力地甩动头发,没有出声音地对天呐喊。
  高潮的快感大概持续了将近一分钟才退去,然而这一退去,让吴依洁顿时感到羞愧,看着还亮着的手机萤幕,上头依旧还是显示着壮壮的名字,而自己刚才竟然在最后幻想了当时把自己干的死去活来却又欲罢不能的男人,而不是自己已经以身相许的男人。

  突然之间的反省,也同时让吴依洁自己发现到了这些日子以来,自己在床上真的是因为爱着那个男人而才显得自己在做爱之事上被满足,不然那根短小软又不持久的阴茎怎么可能会是当年叱吒风云新闻界的美姬主播能接受的。

  看着自己依旧呈现打开的裤头汗湿漉漉的椅子,吴依洁知道自己对於爱情中的激情的向往已经不再向当初那么的浓烈,反而是他需要陪伴,需要在这空洞的房子中有这么一个人可以依偎着。

  甩了甩头,吴依洁将裤子穿好,走进厨房将碗盘与汤池洗乾净。

  不过说实在的,多出了这么多空余的时间,对於吴依洁而言,其实也还是不错,像是认识了前主播侯佩岑这件事,两人之间有个巧妙的连结,就是周杰伦,两人曾经一起喝酒喝着喝就聊起了跟周杰伦之间的回忆。

  虽然吴依洁不像侯佩岑有这么多的记忆,但曾经上了巫山,就会知道所谓的风雨,再加上侯佩岑的话语,吴依洁有的时候倒也颇是羨慕那些周女郎的,毕竟就连自己当时算是壮壮的爱妾,都还会对周杰伦爱不释手。

  穿了一身短洋装,吴依洁招牌的娃娃大眼因为化了妆后更加的惹人怜爱,不可思议的好身材让人不禁多看了好几眼。

  走进电梯里,吴依洁叹了一口气,就连在电梯里面也还是只有她一个人,吴依洁走进去按了要去地下室停车场的按钮。

  下了几层楼后,忽然电梯停了下来,吴依洁自然而然地往后退,电梯的门打开了,是一名穿着蓝色工作服、戴着绿色的鸭舌帽、手提黑色工作包的男子走进来,那男子头压的很低,吴依洁本也没有打算要打招呼,也就索性安静的站在一边。

  之后的每一层楼都有两三个人走进电梯,等到了三楼的时候,电梯里已经满了,而吴依洁则已经被挤到最靠左边的后面角落,而第一个走进来的工人就这么快要贴在她身上。

  吴依洁有点不好意思,而且还有点不耐烦,她不喜欢被男人这样靠近着,更不喜欢那男人身上的味道,但吴依洁不能对他怎样,毕竟电梯空间就是这么小。
  忽然吴依洁似乎看到了那个男子嘴巴动了一下,接着就又闭上,吴依洁不以为意。

  终於在一楼的时候人群散去了,但那名穿着工作服的男子没有离开,吴依洁也不觉得奇怪,毕竟他要是做这大楼的其中一间的工程,就会把工作车停在地下室。

  同样的楼层,吴依洁先走了出去,但后面那名工人的脚步却比吴依洁来得更快,两人的车隔了大概有四五个停车格,而就在工人按了车钥匙的开关,他的车子发出了长长的一声:「哔……」

  不知道为什么,吴依洁一听到这声音,就突然整个人呆掉了几秒钟,接着吴依洁不是走到自己老公买给他的宝马车,而是转身走到那名工人的国产麵包车旁,很自动的打开后车厢,钻了进去,双腿卷曲,双手抱着膝盖,头低低的压着,工人走过来,说:「将双腿张开」

  吴依洁不知道为什么很听话的就打开双腿,修长的双腿只差一点就要超出后车厢了,男子又说:「脱下内裤」

  吴依洁就像是傀儡似的听话,曲起腿,用纤纤细手将还残留早上自慰淫水痕迹的鹅黄色内裤脱下至膝盖上。

  男子拿出三颗跳蛋:「装进去后,把内裤穿回去」

  「是」吴依洁接过跳蛋,一颗一颗地塞入阴道后便把内裤穿回去。

  「好了,坐好,不要出声」

  说完,男子便将后车厢车门关下来。

  在后车厢的吴依洁像是睡着了一样,一动也不动的,任凭麵包车摇摇晃晃,他也像是一点知觉都没有的坐着。

  而在驾驶座的男子拿起手机:「已经载到,在运送中」

  八弯九拐十转后,麵包车来到一条小巷子前,接着以倒车的方式让车子进入小巷子,倒进了一间屋顶被漆成青色的车库别墅。

  男子下车时,早已经不是穿着那套工作服了,换成了一套西装,且戴上口罩。
  他将后车厢打开,吴依洁抬起头,看了男子一眼后,爬出后车厢,而就在男子将后车厢的门关上后,男子转过身,面对吴依洁,吴依洁也看着男子。

  「锵!」铁环扣上的声音响起,吴依洁的脖子上被套上了一个黑色的颈圈,颈圈上还带有一条铁炼,男子抓着铁炼的另一端,吴依洁就这样被拉着进到房子里。

  华丽的吊灯亮着昏黄的灯光,迷人的香气却其实是将春酒「吻别」蒸发成气体状然后跟着香气喷雾一起喷出来。

  吴依洁被带进大厅的中央,男子说:「老大,要在这里吗?还是要带到别的地方?」

  只见一名坐在黑色绒布单人椅、戴着面具、翘着二郎腿的男子摇手,说:「不,就在这里,其他的场地都还在做最后的整修,今天这只就在这里吧」
  「是的,老大」

  「其他人都准备好了吗?」

  「按照计画,应该都已经就定位了」

  「很好,那你也回到你的岗位待命吧,等其中一间完工,就先招待第一群吧」
  「遵命」

  说完,男子就离开,偌大的房间里如今除了喷雾器发出的些许马达声,就什么声音都没有,戴着面具的男子看着吴依洁,吴依洁双眼仍是无神。

  「吴前主播,你还好吗?」男子问。

  「我很好,只是身体有点热,下面很痒」吴依洁说。

  男子拿出一个遥控器:「你是说这样吗?」

  听到一声「喀擦!」,顷刻间,吴依洁阴道内的三颗跳蛋立即剧烈的震动,吴依洁叫了声:「啊……」

  一双玉腿用力的向内夹成「八」字型,吴依洁的脸部表情也扭曲地令人不舍却又淫欲鼓动,手压着子宫下缘处,不断发出呻吟声:「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哼……哼嗯嗯哼嗯哼嗯嗯哼……」

  跳蛋的攻击以及「吻别」的助攻,吴依洁的脸已经红的向红苹果一样,男子站起身,走到吴依洁面前,如今的吴依洁弯着身子,抬着眼看向男子,男子微笑:「吴主播,还好吗?」

  吴依洁明亮的大眼现在带着哀求的眼神,抿着嘴唇,如此楚楚可怜的表情让男子看的是心跳数直直往上飙,吴依洁说:「拜託……拜託……不……不……不要……痾痾痾痾痾痾嗯嗯嗯哼……哼……嗯啊……」

  「将头往上微微抬起,张开嘴,吐出舌头」男子说。

  吴依洁再次照做,男子满意的点头后,吐出口水,一条长长的口水就这么缓缓地落在吴依洁的舌头上。

  「吞下去」男子命令。

  吴依洁吞下口水的瞬间,男子将跳蛋的力道调到最大,就像一道闪电击中身体般,吴依洁猛一下的颤抖,双腿瘫软地坐在地上,而身体的周遭已经陷入水滩之中。

  男子蹲下来,拉起吴依洁颈圈上的铁炼:「好棒的身体啊!你瞧,你的洋装都湿了!」

  因为春药的关系,吴依洁极用力的忍耐着,全身上下都因为汗水的关系而湿透了,男子微微一笑,自洋装的裙摆处撩起,吴依洁虽是小小挣扎了一下,但实在是无法抗拒春药的影响,一被男子的手碰到,就感觉一种神魂颠倒的快感随着血液传到脑中。

  「身高166公分高,胸围32C,腰围24,臀围34,吴依洁,看见现在的你,真的叫人屌棒大动啊!」男子微笑着说。

  只说吴依洁的洋装被丢在一旁,美丽的身躯上只剩下将胸部高高托起的胸罩和湿透的三角裤,

  吴依洁喘着气,脸泛红晕、眼神无辜地看向男子。

  「你有什么话想说的?」男子问。

  「想要」吴依洁语出惊人地说。

  「想要什么?」

  「肉棒」吴依洁惊人的语词没有停下:「想要被肉棒干小穴」

  「你老公都是这样教你的吗?」

  「都是壮壮哥哥教的」

  「壮壮喔,你还想着他啊,不过恐怕他已经忘了你也说不定,毕竟最近他可是操你以前的同事,

  刘盈秀,操的很是带劲「

  说着,男子拿出手机,点了个影片,只看见那影片里刘盈秀被壮壮从后面抓着,一对Ccup的美胸因为被那一根壮如铁牛的肉屌从后面狠干而剧烈摇晃着,而影片中的刘盈秀张着嘴大叫着:「喔喔喔喔喔……痾痾痾痾痾痾痾……爽啊……好爽啊啊啊啊啊啊啊……痾……壮壮哥哥……干死秀秀了啊……喔」

  「还想要更爽的吗?」

  「要啊痾痾痾痾痾……哼哼哼哼……顶到了啊……顶到花心了啊……小秀秀要爽翻了啊……痾……被壮壮哥哥干死了啊……痾痾痾痾啊啊啊啊喔……」
  「干死你这么小淫货!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啊!干爆你的浪穴!」

  「喔喔喔喔喔喔喔痾啊……天啊天啊痾痾痾痾痾爽爽爽爽爽啊……这么壮的鸡巴……啊啊喔喔喔喔喔……要到地狱了啊……痾啊……」

  看见影片,吴依洁的情欲更加高涨,而且也激起了当年与刘盈秀总是在深夜地导播室里一起服侍壮壮时的明争暗斗的记忆。

  男子收起手机:「怎么了?还想他吗?」边问边把裤子脱下,男子的四角裤几乎已经变成了一顶可以户外露营的帐篷:「还是想要眼前的这一根呢?」
  吴依洁抬起头看向戴着面具的男子一眼,没有第二句话,像只母狗般的爬到了男子的跟前,他吐出舌头,对着龟头处逗弄。

  不一会儿吴依洁便受够了四角裤的妨碍,一把脱下男子的四角裤,眼前出现的肉棒绝对也算是极品中的极品,男子说:「别人都叫我白牛」

  「白牛」吴依洁边说边握住那根肉屌,炙热的温度传到手中心,这样的触感不禁让吴依洁想起跪在壮壮面前的感觉。

  「你很快就会知道为什么了」

  说完,白牛腰一挺,龟头顶住了吴依洁的嘴唇,吴依洁很识相地把红唇张开,那根能顶天立地的壮肉棒立即填满了吴依洁的嘴,此时吴依洁的嘴呈现圆圈状,而且是大大的一个圆。

  吴依洁的舌头在嘴中灵巧的活动着,说实在的,就连吴依洁也很惊奇自己的舌技竟然没有退步,老公从来都是忍不住就直接开干,吴依洁根本就没有机会让他知道其实自己也是吹萧高手。

  白牛发出了几声闷哼声后,吴依洁的眼前透过卷卷的眼睫毛看向白牛,白牛心中的征服感再起,右手一压吴依洁的后脑勺,吴依洁整张脸都埋进了白牛的胯下。

  完全不把吴依洁当女神看,残暴的摆动腰,吴依洁发出一声声:「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的惨鸣,直到吴依洁再也受不了了,不断拍打白牛的大腿才让吴依洁的嘴脱离浪穴的身分。

  吴依洁上气不接下气地躺到地上,也许是无意,但在白牛的眼中,这是吴依洁的有意诱惑,所谓的请君入甕焉有不入的道理,白牛说道:「这骚娘们,想我干你,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白牛!」

  白牛抓起吴依洁的双腿,当吴依洁还有点错愕的时候,白牛已经把那件湿了又乾乾了又湿的鹅黄色内裤脱去,接着又把跳蛋拔出,一时之间阖不上来的阴唇再加上不停流出花蜜,白牛提起五成功力,轰然一击,吴依洁大叫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痾……好大啊痾痾痾痾痾……痛啊……痛啊……痾痾痾啊痾啊嗯哼……啊」

  白牛将屌棒子拔出,又再一次灌入,吴依洁双拳紧握,但还是忍不住,再一次大叫:「不要啊……痾痾痾痾这样……这样会坏掉的阿…………痾痾痾痾喔喔喔啊嗯啊哼啊……」

  白牛眼看吴依洁全身肌肉紧绷,又感觉到花穴中用力的夹紧,索性便再一次雷霆爆冲,吴依洁这回可说是被打通了一切,原本以为已经抛下的那些淫欲,通通都再一次流窜在身上的每一分每一吋,叫着:「痾痾痾痾痾痾痾……太大了啊……痾啊痾啊嗯嗯嗯嗯嗯……撑开了啊……痾……完全都被撑开了啊……痾痾痾痾啊啊啊啊嗯啊……嗯哼嗯哼嗯啊……」

  「喔呜喔呜喔呜天啊……痾痾痾……好壮……太壮了啊……痾痾痾……小穴受不了啊……痾痾会坏掉啊……痾啊啊啊啊……又撞进深处了啊……痾啊……」
  「怎么样?我的肉棒爽吗?你这小穴真的是有紧的啊!」

  「喔喔喔喔痾……不要啊……痾好壮啊……痾喔痾喔嗯嗯嗯嗯哼嗯哼嗯……依洁受不了啊……痾啊嗯嗯哼……」

  「以前不也都跟壮壮干的死去活来吗?听说你一天不他肏就会全身不对劲」
  「不要再……不要再说了啊……痾痾痾痾……那是……那是依洁以前……痾啊呜呜呜呜呜……以前的事了……痾啊痾啊人家已经结婚了……痾啊痾痾痾啊痾嗯」

  「一个正常的太太,会一大早就自慰吗?会喊着别个男人的名字自慰到高潮吗?」

  吴依洁瞪大了双眼看向白牛,白牛一边猛干一边说:「放心吧,只要你乖乖听话,你老公绝对不会知道的」

  吴依洁的双腿被拉开,那根真的如牛一般的壮的大屌全部没入吴依洁的花穴中,快速且猛烈的抽插着,淫水一波一波的溅出。

  一把将吴依洁抱起,吴依洁就像是自然反应地撑住了白牛的肩膀、双腿紧夹白牛的腰,白牛见吴依洁似乎已经进入淫荡状态,便再提两成功力,让那根擎天棒更壮更猛,向上顶的力道加大。

  吴依洁已经舍去了一切身为人妻的坚持,如今只剩做为世间女人的情欲,被眼前这陌生且戴着面具的男人操的自己爽到无法相信。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边干我边吸我……痾痾痾痾受不了啊……依洁会受不了的啊……痾啊痾啊啊啊痾……天啊……痾……」

  「还想要更多吗?」

  「痾……痾痾痾痾痾痾……又吸了啊…………痾天啊痾啊喔喔喔喔喔……忍不住啊……这样子会忍不住的啊……不够……还不够啊痾嗯哼嗯嗯嗯嗯……」
  「想要更多,就说自己现在的感觉如何」

  「啊嗯嗯嗯啊嗯啊嗯哼……依洁……依洁现在……痾啊啊啊嗯唷呜呜呜呜……哈哈哈哼……好爽啊……爽的不能思考了啊……痾啊嗯哼啊……」

  吴依洁的胸部被白牛吸吮着,一只手抱着吴依洁的纤腰,另外一只手则是让没有被吸的胸部受到揉捏。

  吴依洁被一连串宛如狂牛奔蹄的爆插之后,向后撑惨叫了好几声后,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倒,幸好以前被壮壮干过,吴依洁及时用双手将自己撑住。

  然而这一撑,那对美乳便晃地更是厉害,白牛一看,兽性大发,双脚曲起,一座人体拱桥完成,白牛发力肏吴依洁,吴依洁大声浪叫:「喔好啊……好棒啊……牛哥哥痾痾痾痾痾依洁的牛哥哥……喔喔喔爽死依洁了啊……依洁好久没有这么爽了啊……爽死依洁了啊痾痾嗯哼……」

  「不要停下来啊……依洁最喜欢被干了啊……依洁最爱哥哥的肉棒了啊……喔喔喔喔喔都是你的了啊……依洁的一切都是牛哥哥的了啊……喔天啊又来了啊……」

  肉棒干的阴唇折进又折出。

  「爽翻了啊……痾啊嗯啊嗯嗯嗯哼……这么壮的牛鸡巴……以后依洁都给牛哥哥干好了……牛哥哥的壮牛巴要干死依洁的浪穴了啊……痾喔……」

  发丝飞舞在空中,身体的撞击声;「啪啪啪啪啪」

  「停步下来了啊……一动依洁就会高潮啊……痾啊痾啊喔喔喔……又去了啊……天杀的啊……依洁要被牛哥哥干到挂了啊痾……」

  吴依洁的肉穴紧紧包覆着白牛的牛棒,白牛疯狂放肆的以每秒十下的速度爆操吴依洁,吴依洁此时的浪叫已经到达了一种无我之境,只有性爱的念头在脑中不断盘旋着。

  忽然,白牛屁股一用力,将肉棒狠狠送入吴依洁浪穴的最深处,吴依洁全身痉挛地弓了起来,接着白牛猛一抽出肉棒,吴依洁像是顿时失去依靠地摔倒在地上,而白牛则是将牛棒子洞口对准了吴依洁美丽的脸庞,将浓稠又滚烫的精液喷的吴依洁满脸像是敷了面膜一般。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很快」

  吴依洁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坐在车上,摸了摸自己的衣服,湿透了,吴依洁看向冷气,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开冷气。

  脸上似乎怪怪的,吴依洁摸了摸脸,发现像是面膜的东西黏在脸上,吴依洁喃喃自语道:「奇怪,我怎么会敷着面膜坐在车上睡呢?」

  接着吴依洁又突然意识到一件更诡异的事情,就是他的阴道隐隐作痛着,吴依洁想:「我早上只是自慰了一下,为什么会那么痛?难道会是他来过吗?不可能吧」

  看着电梯监视器影像的白牛将声音调到最大,只听见下午穿着蓝色工作服的男子对着吴依洁小声的说道:「听到钥匙发出的哔声,就失去意识,一切都听从指挥」

  这时身后的门被打开,一名戴着歌德式面具的男人说:「老大,一号房已经整修完毕」

  「我知道了,继续钉着其他房」

  白牛摘下面具,微笑地说道:「主播们,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